去年7月,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全面停止新建党政机关楼堂馆所,各级官员严格按国家规定标准使用办公用房,超过标准配置的要清理、腾退。这场领导人带头“动了真格”的“限建”、“清退”行动,引起各级各地党政机关的重视。迁入多家单位、为办公室打隔断等,成为不少地方的整改手段。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这次行动取得不错效果,但要警惕有地方走“”。(《新京报》1月22日)

  现有的自我清理中,有严格的人均占用办公室面积的标准,也有相应的编制设定和办公楼面积要求,但有一点存在很大漏洞,比如,被纳入公用面积的工勤人员办公室、保管室、档案室、接待室、文印室等,这方面并没有明确的标准限制。于是,对于一些超标的办公室来说,很容易就做好应对检查,比如打一个隔断并挂上接待室或其他名称。如果这样应付,显然就违背了清理的初衷。

  因此,清理标准应统一而明晰。现行清理依据的是1999年国家计委印发的《关于印发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的通知》,其中第12条对各级党政机关办公用房人均建筑面积做了规定,只要按照总面积数除以总编制数就完全可以辨伪,也可以让一些应对举措无处遁形。对于办公用房的清退,不仅应当注重于清,还在于要理,防止死灰复燃。

  现在外界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超标办公室被清理出来后,大量的闲置房将作何处理?是相关资产管理机构统一回收,还是用于出租或拍卖?对于明清暗占的和弄虚作假行为,又该如何处理?这些都需要给出明确解答,进行制度层面的安排。否则,风头一过,那些被打了隔断、挂了牌子的超标办公室又会被使用起来。

  从十几条禁令法规挡不住兴建豪华办公楼,到超标车辆和公车私用现象泛滥成灾,其实都涉及权力如何得到约束的问题。究其原因,本质上还是制度预留了过多空间,对于权力的监督缺乏有效性,要么是有禁项无罚者,要么就是处罚偏软、弹性过大而没有刚性约束力。如果连顶风而建的豪华办公楼都可以“一退了之”,那么,办公房清退自然难言乐观。如果没有相应的辅助措施跟进,没有外界的监督,所谓的成果也就难以巩固。

  深改组首次会议举行中国雾霾飘到美国西安4名医伤金正恩大哥现身安倍点头哈腰李娜被罚4千美元福州“娘子军”城管以房养老今年将试点南京大屠杀档案公开叙利亚酷刑富士康集体索贿法官被双规后逃亡女篮国手当反扒警察办公室整改走形式男子起诉铁路获立案

上一篇:没有上一篇了 下一篇:科德莱亚:后来才知道办公室隔断应该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