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来到。开春是外来务工人员找工作非常集中的一段时间,同时也是黑职介欺诈活动最为猖獗的一段时间。

  为什么每年有那么多的人被黑职介欺骗?怎样才能避免被黑职介欺骗?这些问题需要我们群策群力,共同解决。

  为了让外来务工人员能够得到正确的求职引导,本报今日起开通晚报黑职介曝光台,读者们可以把自己在求职过程中遇到黑职介的经历通过晚报微博或者本报的114新闻热线进行投诉。而我们的记者也将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并予以曝光,提醒广大市民以及外来务工人员,以免更多人上当。

  网上看到招聘信息前去应聘,谁知一套服装竟要2000元,一张胸卡竟要447元,甚至新人还要给同事“好处费”1500元!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最终获得的“工作”竟是继续在网上发这样的“招聘”帖子……90后小伙子张千源(化名)头一遭从沈阳来上海打工,就遇上了这样奇特的工作,他怀疑自己上了当。

  记者从一些专业人士处获悉,张千源遇到的情况,与某些黑职介诈骗的模式如出一辙。他们也提醒应聘者,对于开始工作之前要缴纳押金、服装费之类的“招聘”要提高警惕。

  “当时我是在一家网站上看到的招聘帖子,觉得各方面条件还可以,就决定去试一试。” 1991年出生的张千源告诉记者,自己今年第一次来上海打工。今年2月15日,他在一家信息交换类网站上看到一个招聘帖,称某公司招收银员,实习期间工资2500元,每个月加奖金600元, 3个月后转正,工作地点是一家 “五星级酒店”。唯一让他有些不解的就是工作时间: “晚上8点到12点”。随后,张千源按照招聘信息上的地址,来到位于普陀区中山北路近白兰路的一处商务楼参加了 “面试”。

  “面试的地方看起来挺正规,有四五台电脑,一些工作人员正在认真地工作。”到达面试地点后,现场的情况让张千源感到挺放心的。

  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接待了张千源,自称 “林经理”。该女子在面试期间就表示,这里是 “公司直招”,做收银员需要交2000元押金,随后又说公司需要置办统一的服装,还得再交2000元,外加一张 “胸卡”,要447元。 “可能是五星级饭店,要求比较高,当时我也没想清楚。”张千源称,自己一下 “稀里糊涂”地就交出去了4447元。

  当天晚上,张千源被安排到这家所谓的 “五星级酒店”工作。但所谓的 “酒店”,与面试的办公室并不在一处,而且并非 “五星级酒店”,不过是一家夜总会,就连这家夜总会的具体地址张千源也不知道。

  工作人员带领张千源进入夜总会后,并没有为他安排任何工作,就让他在里面 “呆着”。随后,一名自称保安的人找到他,告诉他 “初来乍到,需要给大家一点好处费,请大家吃饭”。这样,他又被迫交出了1500元。算下来他一共交了 5947元,但是接连几天,张千源没有被安排任何实质性的工作,吃饭睡觉的地方也没人安排,都是他自己解决的。这和当初招聘和面试时所说的条件完全不同,张千源这才意识到可能受骗了。

  2月22日,张千源打电话给起初面试他的 “林经理”,电话那头口气十分 “惊讶”: “他们没有给你安排工作?”随后,他提出退款要求,但对方称 “钱都已经到了公司财务那里了,拿出来要走一系列程序。”

  随后,林经理提出建议,既然张千源 “现在没有工作,就在面试的地方上班算了”。张千源询问上班要做什么,林经理表示, “其实很简单,就是在网上发发帖子”,甚至称随便发什么样的招聘帖子都可以,只要找到人过来应聘就可以了。

  “这跟我遇到的情况不是一样吗?会不会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帖子?”张千源觉得这很可能是骗人的举动,于是对 “林经理”的好意表示拒绝。

  “先在网上发布具有吸引力的帖子,吸引人到商务楼甚至小区里参加面试,收取名目各异的费用,这样的形式是不少黑职介惯用的手法。”记者从一些业内人士处获悉,张千源的遭遇与职介诈骗手法如出一辙。

  “黑职介屡禁不绝,说明这一行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却太高。”上海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的王本桥律师表示,打击、取缔黑职介需人保、公安、工商等多部门协作,需尽快完善相应的规章制度,明确主管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的职责与分工;对关闭、取缔 “黑职介”,要有法律规定的方法和程序,让执法部门有法可依,拿出更有力的手段打击“黑职介”,彻底根治这一顽疾。

  “目前的黑职介有以下一些特点:打法律法规的擦边球,正规的公司干不正规的事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与一些小企业甚至医院勾结,骗取所谓的服装或者体检费,总之他们的违法成本很低,这才导致这样的黑职介屡禁不止。 ”

  “信息不对称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王律师表示,现在上海有很多收费低廉甚至免费的人才市场和招聘信息发布处,但不少求职者不了解,而往往通过网络搜索等方式来寻找,反而上当受骗。

上一篇:崇左市大河330电动汽车配件工作台定做 下一篇:中国女子在法国工作因加班太久被人力谈线小时算违法